颯林

車程長,容易胡思亂想。
想到什麼寫什麼,
寫完了就會放到fc2裡,
備份XD

【三日鶴】遲早的事(中)

本以為(下)就可以結束了,沒想到來個(中),這還寫不寫的完啊!

.這是大綱
.這是大綱
.這是大綱
.Gay三日月x童貞鶴丸,同居
>> (上) 


自從兩人一起在沙發上醒來的那天以來,三日月與鶴丸之間的氣氛變得不一樣了。


時序很快地過了一個春夏秋冬,本來只是房客與房東的關係,現在看來像是朋友卻又更親密了些,但要說是戀人卻又不像,所謂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是不是就是這樣呢?鶴丸如是想著。
從未談過戀愛的鶴丸對這種事是一竅不通,就算不少同學、學妹跟她告白,鶴丸一點感覺也沒有,就只是專注在自己的設計上。

專攻於金工的鶴丸,畢業專題的企劃案上是一組首飾,主題是「于心於你」。
「...

今劍與岩融

對今劍來說,岩融是個安定的存在。

縱使已經沒有身為大太刀的記憶,但腦海中岩融的身影從不曾消失過。


在這個本丸蘇醒過來時,今劍下意識地要找岩融,當審神者告知他岩融還沒到時,小小的臉滿是失望。


幸好越來越多短刀抵達本丸,喜愛熱鬧的今劍非常高興,有好多同伴可以一起玩,他不再是一個人,雖然夜裡還是覺很孤單。

『沒關係的,岩融明天一定會來!』

每晚睡前今劍總是這樣給自己打氣。


☆   ☆   ☆


短刀們的哥哥來了,今劍知道他們也是等了好久,也為短刀們感到高與,只是……


以後能夠一起玩的時間變少了……

今劍這...

【三日鶴】遲早的事

.這是大綱
.這是大綱
.這是大綱
.Gay三日月x童貞鶴丸,同居

三日月是間Gay吧的調酒師,當然他本身也並不隱藏自己的性向,而三日月岀眾的外表與高明的交際手腕也讓他的身邊不乏追求者,不過一旦有人打算約三日月時總是被他用已有戀人並秀岀手上的戒指為由給避掉,只是到目前為止從沒有人見過這個傳說中的戀人的可能身影。這不禁讓人懷疑是否真的有這號人物存在,亦或著只是個煙霧彈。

* * *

鶴丸目前正在水深火熱之中。
順利升上大三可喜可賀,但身為商品設計系的學生這時期已是該提出畢業專題企劃的時候。
鶴丸看眼前一再修改的設計圖,腦怒地將紙揉成一團隨手一扔,起身岀房門打算喝個水冷靜一下。

一走岀房間正好聽到玄...

聽到一首歌,腦中不禁浮現兩個少年的影子。

從相識、相戀、到生離、甚至死別,這不是個結局開心的故事,卻是兩人相愛過的證明。

故事不長,或許有些枯燥、有點乏味、有那麼些個不合理,但少年們的身影依然活在我心裡。


* * *


大概輪廓有了,只是不知道寫不寫得完QQ

然後這個,會是BE。

真真正正的BE。

【三日鶴】戀影

^突然的短打。
^未交往
^是否BE由您決定,留了個但是呢!


知道鶴丸愛攝影,也知道他常拿著相機到處拍,但總是不知道鶴丸拍了什麼。

是詢問過,也曾想過要偷瞧,卻沒一次成功。

直到,鶴丸因意外昏迷,從他家人手中接過那台相機……


※  ※  ※


趴在桌上的樣子、打呵欠的模樣、撫弄路邊小貓的畫面、沐浴在陽光下昏沉沉的懶散樣、與他人談笑的表情……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拍的,每張每張都是自己……


「呵……這要是讓人看見了,會以為你是跟踪狂呢,鶴……」

伴隨著淚水是輕不可聞的低語呢喃。


※  ※  ※...

「鶴吶,這麼大了怎麼還哭得像個孩子似的。」


「唔……我……我,我才沒有哭呢!」


終於又見面了呢,三日月。


======

我不會說這是結局(X

【三日鶴】起風

「起風了。」
「不,是這風從未停過。」 


「既然知道,還不多穿點!你才剛恢復難道還想再進一次手入房啊!」
「手入房就不必了。不過,如果是進我的房間,我倒不介意喔,鶴。」
「三日月你!」
「呵呵,甚好甚好。」


鶴丸國永,
再一次敗在三日月宗近的言語之下。


* * *

後院

五虎退「爺爺們在吵架嗎?鶴丸殿下喊得好大聲而且臉好紅喔。」
一期一振「不是喔,他們不過是在……溝通罷了。」


本丸今日一切如常。
甚好甚好。


Fin.


_____

很明顯是某劇下的腦洞w
很喜歡三日月只用一句話就讓鶴丸炸毛的畫面XD

【刀劍亂舞】(節錄)

這篇不是俱利鶴也不是鶴俱利不是俱利鶴也不是鶴俱利不是俱利鶴也不是鶴俱利!(重要所以要說三遍)

___


「唉……啊!?」

「一大早的嘆什氣,有時間嘆氣不如快點起來,今天輪到我跟你馬當番,快點!」大俱利伽羅一把掀起鶴丸的被子不耐煩地說。

「小俱利,不要露出這麼可怕的臉嘛,你看小朋友都被你嚇到了。」鶴丸指了指恰好經過並被大俱利吼聲嚇到泛淚的五虎退。

「不要叫我小俱利!」下意識大吼完才反應到鶴丸說了什麼,轉頭一看那柔弱的孩子果然在那,看起來一副懼怕他的樣子。「啊……呃……」大俱利困窘地搔了搔頭不知該怎麼辨。

「五虎退不哭喔,這傢伙沒在生氣啦,不用怕。以後還是要跟他玩喲,不然這傢伙會一直...

【三日鶴】

或許是經歷太多,過往記憶不是太好,鶴丸才總是以一副置身事外的態度看待這世界。

不是說不參與本丸任何事,出陣、內番該做的還是會做,只是……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雖然老是以驚嚇別的刀男為樂,但在惡作劇成功後,看似愉快的表情下,眼神卻總是朝著遠方,到底是在看什麼呢?

是不是鶴丸本人也不知曉。時間太長,自鍛煉為刃後幾經流轉,已不再是當初純淨的他,遇上了同為千年之刃卻未曾開光見血的那人,羨慕、妒忌漸漸湧上,可最多的還是想親近。曾經是見過面的,在兩人還小、尚未沾染塵世紛擾之時。也許鶴丸記不得了,可三日月卻無法忘卻。

當他對著他說「為什麼你的眼睛有月亮!」那時,就已深深記住了。


不知不覺中,本...

有時候聽了些以偏概全的意見,跟這種人爭論也沒意思,只能笑笑回應。

長期這樣,還真有點累……
而且,
太習慣接收他人的負面情緒,搞得自己不知從何發洩
大概性格缺陷就是這樣子吧……


©颯林 | Powered by LOFTER